Kubernetes,谁的人生没有拐点

【编者的话】如今在容器圈提到Kubernetes,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正如金庸小说中的,郭襄一见杨过误终生。笔者也是只认Kubernetes。下面就和大家一起来看看Kubernetes的转折点,看看它是否能柳暗花明又一春?
上周在哥本哈根的KubeConCloudNativeCon会议上,我们看到一个开源大家庭聚集在一起,它们充满活力而且积极向上,它们在业界的影响力在不断增长。忆往昔,Kubernetes好似几年前刚从谷歌出来的毛头小子,但是到如今已然迅速获得认可并圈粉无数——然而高处不胜寒,很多问题亟待解决。在今年的欧洲会议上,Kubernetes社区似乎已经开始着手来应对这种“飞”速发展了,就像红帽、IBM、谷歌、AWS和VMware等大型企业组织一样, 所有的开发人员和初创公司都一起来试图找出他们在这里发现的新大陆。

Kubernetes项目事实上作为容器编排工具已经得到业界的广泛认可,并且正如你看到的,它不再仅仅是简单地去实施一个项目然后证明一下自可以被用于生产环境。它快的如此单纯,让你不得不想法保护它。因此,我们需要更高水平的更成熟的工具来管理它。以前貌似不需要,那是因为你还不够懂它。

正如已经发生的那样,组成这些不断增长的用户群的各个成员需要在快速发展中弄清楚——当Kubernetes不再只是几个开发人员和一台笔记本电脑时,如何使这一切发挥作用。而现在有越来越多的用户加入进来,所以他们需要一个新的更加复杂的系统管理来使他们一起“愉快”的工作。

在这种背景下,我们隐约看到Kubernetes似乎处于一个拐点。就像一家初创公司一样,实际上它实现了它所假设的产品市场预期,Kubernetes 社区必须弄清楚如何将其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 – 当然现实会带来一些严峻的挑战同时也伴随着巨大的机遇。

转型中的社区

Kubernetes项目由Cloud Native Computing Foundation(简称CNCF)支持。考虑到在开幕式上的主题演讲,CNCF总监Dan Kohn充满热情,自豪地向数量众多的观众展示了一组可以证明Kubernetes项目飞速增长的数字。
如果你想要证明Kubernetes(亦或云原生计算)目前的增长之迅速,请看上周在哥本哈根KubeCon大会上出席的4300名与会者(均已注册),这比去年在柏林的出席人数增加了三倍。不管是酒店还是会议中心,到处都是正在交流的人们。每个角落和走廊,酒店开放式大堂酒吧的每个吧台,用于吃早餐的大型早餐室,遍布整个场地的许多咖啡机附近,甚至整个城市,人们交流,或辩论或讨论着Kubernetes,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David Aronchick(目前正在在谷歌负责Kubeflow Kubernetes机器学习的开源项目)在很早就使用过Kubernetes(大约在2015年),他非常惊讶Kubernetes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变得如此强大。

“我无法预测它会是这样。我于2015年1月加入并负责Google Kubernetes的项目管理。我对这种【被压抑的需求】感到震惊。“他说。

成长中的社区

然而,虽然需求很大,但是随着每一次飞跃,每一次新的发展都会带来一系列新问题,这反过来又为新服务和初创公司创造了许多填补这些空白的机会。谷歌公司Kubernete团队产品经理Aparna Sinha在大会主题演讲中表示,企业客户仍然需要一定程度的确定性作为助力,才会真正从尝试性采用全面迈向容器技术的新时代。
正如她指出的那样,为了吸引其他人,为了真正达到另一个级别的采用,它需要一些企业级功能,包括安全性,更高级别的应用工具和更好的整体应用程序开发经验。所有这些类型的功能即将到来,无论是来自Google还是来自大量围绕该项目的服务提供商,以便更容易地构建,交付和管理Kubernetes应用程序。Sinha说,该项目能够尽快取得成功的原因之一在于它的根源在于一种名为Borg的容器编排工具,该公司多年来一直在内部使用该工具。虽然这已演变成我们今天所知的Kubernetes,但它确实需要一些重要的重新打包才能在Google之外工作。然而,谷歌早期的改进让它在开源项目上取得了巨大的领先优势 – 这可能是导致其迅速崛起的主要原因。“当你在像谷歌这样的全球环境中建立和证明如此出色的东西并将它展示出来时,它不像任何开源项目是在没有太多已知和实时开发的情况下从头开始开发的,”她说。

为社区付出

在KubeCon大会上,大家公认的一件事是,尽管开局良好并取得了早期成功,但仍有许多工作要做,仍需解决许多问题。今天使用它的公司大多仍属于早期的采用者。尽管存在一些完全成熟的企业实施方式,例如欧洲物理组织(CERN)已经部署了210个Kubernetes集群,再比如京东,它拥有运行Kubernetes的2万台服务器,其中最大的集群由超过5000台服务器组成。不过,公平地说,大多数公司还远没有到达这种级别。
但是,通常来说,像Kubernetes这种充满活力和激情,并且拥有云原生计算能力的开源社区,意味着背后有很多新的或知名的公司,正在试图解决目前已知的很多问题,而且似乎每解决一个问题或每到一个新的里程碑都会诞生许多新的公司。Abby Kearns(目前正负责另一个开源项Cloud Foundry Foundation),在她的主题演讲中提到,开放源码的魅力就是可以吸引很多人来帮助你解决大量问题,这些问题不可避免地会以项目的形式出现,而且很多项目最后都会扩大甚至超出其最初预期的规模。“开源让我们有机会做我们自己永远无法做到的事情。思想的碰撞和参与的多样性使得开源如此强大,又极具创新。”她说。

值得一提的是,有几位发言人指出,思想的多样性往往需要社区成员实实在在的多样性,才能真正将思想拓展到其他思维方式和其他生活经历。显然,这也是一个挑战,就像它在技术领域和整个社会中所面对的一样。

尽管如此,Kubernetes仍然在迅速发展壮大,同时也从一个热情支持它的社区中受益。今后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将早期的热情转化为更实际的业务场景。这也是Kubernetes项目的转折点,问题是下一步它将怎么走——要么再创辉煌,要么高开低走。

文章来源:睿云智合 Wise2C

 

K8S中文社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