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OS如何改变云Linux领域?

CentOS如何改变云Linux领域?

Red Hat在2021年底将丢弃CentOS 8,用户们纷纷考虑面前的选择。
作者:Matt Asay  编译:沈建苗

在前不久的AWS re:Invent大会上,大型机现代化、数据库更新版和基于ARM的 Graviton3等新品赚足了眼球,诸位看官可能因此疏忽了一点:Amazon Linux 2022。AWS首席执行官Adam Selipsky在主题演讲中并没有提及它,但AWS计算服务副总裁Deepak Singh确实为此发了推文。但Amazon Linux 2022可能名至实归,因为它是那种了不起的产品,旨在提供稳定性、安全性和性能,又不显山露水。

这也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版本。Amazon Linux 2022首次不基于Red Hat Enterprise Linux(RHEL)代码,而且从未基于CentOS。CentOS这个长期的RHEL克隆版在2020年底掀起了不小的动静,当时Red Hat宣布不使用定点(fixed-point)发布模式,改而使用“基于流”的滚动发布模式。相反,Amazon Linux 2022而是基于Fedora社区上游项目。

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那么你也许应该问问其他大型云提供商:鉴于Red Hat已宣布CentOS 8将于2021年底寿终正寝,它们打算怎么办。想销售美国政府基于CentOS的服务?CentOS不再符合FedRAMP。改用RHEL或另一款受支持的操作系统,不然休想与联邦政府做生意。我去。

无论是AWS有先见之明还是纯属走运,AWS专注于Fedora很可能带来可观的回报。但是对于白蹭CentOS的日子即将到头、下一步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企业来说,也许有必要记住一点:“免费软件”常常不是免费的。

 

“IT史上被滥用最多的软件”

每家云供应商立足于CentOS有其道理。毕竟,每家都这么做,每家。不妨看看全球一些最大的软件即服务(SaaS)提供商的底层操作系统,你会发现CentOS的影子无处不在。深入了解IBM的咨询业务,会发现该公司多年来如何告诉其客户“就使用 CentOS”。永远不会允许别人出售超昂贵包包仿制品的欧洲时尚品牌运行CentOS。中国的整个电信基础设施都运行在CentOS上。(是的,千真万确。)Facebook也基于CentOS。

CentOS的这种广泛使用也并不仅限于测试和开发实例。有一家大型云提供商的许多大客户在运行CentOS,CentOS的知情人士提到了这家云提供商的高管所说的这番话:“CentOS是IT史上被滥用最多的软件。CentOS前十大用户拥有超过50000个实例,它们是《财富》100强中的知名公司。它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并不是开发人员运行开发/测试实例。它们不是小公司。”

原因何在?因为CentOS一直被认为很安全。当然,Red Hat试图告诉客户,在生产环境中跑CentOS相当于手持剪刀在跑步(“尽管去跑吧,但你一定会受伤!”),但事实上它非常接近RHEL,而Red Hat花数年时间培育市场、传达“RHEL即安全”的讯息。

CentOS Stream在Red Hat收购CentOS几年后宣布发布,Red Hat反而使CentOS不太安全。突然间,CentOS 从“可信赖的RHEL克隆版”变成了“有点拉垮的RHEL测试版代码”。如前所述,许多人纷纷抱怨,但不清楚他们是否会极喜欢这个替代版。多年来,CentOS社区一直努力跟上人气。人气旺是好事,但当 (a) 你没有因这种人气而获得报酬,以及 (b) 全球一些最大的公司(银行和电信公司等)在CentOS上运营其大量的业务,因此要求对代码进行各种更改时,情况就不那么好了。这是导致维护人员倦怠的主因,也是企业在跑时被所持的剪刀所伤的主因。

必须有所给予。

Red Hat出面稳定CentOS社区的办法是雇用主要的贡献者。就Red Hat而言,它希望为OpenStack和OpenShift等更高级的社区项目提供稳定的代码基础。Fedora无法提供这个基础,因为它的迭代步伐太快了。当然,Red Hat也想让吃白食的企业明白,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免费软件”。为了避免被开发人员和小公司讨厌,Red Hat对RHEL开发者版本进行了重大更改,使其极易访问或使用(即免费!),同时让RHEL可供最多16台服务器免费使用,从而为学校及其他小组织提供了一种经济高效的方法,以运行经过测试、认证和支持的Linux。

云端的高光时刻

这一切无法帮助不得不应对CentOS变化的托管服务提供商。正如我所认为,这些公司不需要Red Hat来支持,它们多年来一直在不受支持的情况下运行CentOS。但是它们依赖的Linux的本质发生了变化,而且是重大变化。运行经过良好测试的企业级Linux的克隆版是一回事,在没有任何安全或性能保障的测试版软件上运行完全是另一回事。

这开始看起来酷似“手持剪刀在跑”的场景,Red Hat在CentOS Stream之前试图用这种场景来抹黑CentOS,但未能如愿。鉴于操作系统(一家公司的应用程序、数据库等依赖的基础)相比企业在上层软件方面的高昂支出较为便宜,“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的做法突然显得很可笑。

该怎么办?一个显而易见的答案是向Red Hat支付RHEL费用。针对不愿意这么做的用户,谷歌建议使用CentOS的替代版,并与Red Hat合作,帮助客户迁移到受支持的操作系统。微软对Azure客户给出什么样的建议则不太清楚。AWS已经改用Fedora,并提供支持。是的,这底层代码也许用alpha代码来加以描述最为恰当,但AWS工程师会积极为上游做出贡献以改进它,AWS全力支持它。

AWS的竞争对手在这方面要棘手一点。没有人真的想支持另一个Linux发行版。这就是我们选用RHEL、SUSE和Ubuntu的原因。AWS第一个向市场推出了其Linux。鉴于其市场份额,AWS可能是唯一一家实力大得足以说服独立软件开发商(ISV)及其他厂商支持与RHEL不兼容的Linux的供应商。现在,谷歌和微软要弄清楚如何在后CentOS时代存活,它们可没有足够大的市场份额来说服ISV及其他厂商支持其操作系统。记住,Red Hat赢得Linux市场的手段是围绕其经过认证的操作系统创建一个生态系统。坊间有传闻称,谷歌和微软可能联合支持一款与SUSE兼容的产品,但现在下结论为时过早。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Linux再次备受关注。这可能不是一件好事,因为它理应是不会引起任何人注意的幕后基石。

文章来源:
https://www.infoworld.com/article/3643708/how-centos-changes-the-cloud-linux-game.html

K8S中文社区微信公众号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