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CNCF的调查报告:中国市场的云原生之路

本文介绍了中国云原生领域技术的发展情况,并与西方国家进行了对比,通过列举一些大型公司的案例,对结果进行了分析。

为了能够更快地评估出亚洲一些公司采用开源和云原生领域技术(例如 Kubernetes 和 Prometheus)的情况,CNCF(Cloud Native Computing Foundation,云原生计算基金会) 近期用中文开展了关于云原生技术的调研。该项调查每年进行两次,以洞察各技术社区的发展,更为清晰地了解云原生技术的使用情况。700 多人针对 2017 年 12 月的调查给予了反馈,其中 500 人左右以英文反馈,187 人以中文反馈。

我们首次全方位获取到了统计样本和数据,更深入地了解到云原生技术在中国的使用情况。由于此次调研是以中文形式进行的,其结果更能体现中国市场的情况,而不是整个亚洲市场的情况。

KubeCon + CloudNativeCon 欧洲峰会将于 5 月 2 日到 4 日在哥本哈根举行,而在今年 11 月,KubeCon + CloudNativeCon 将首次登陆中国。当其他新开发商、供应商以及用户参与者加入到 CNCF 中时,其表现形式以及反馈情况将变得非常有趣。我早已经迫不及待想参加下一次 KubeCon 大会了,这样我可以了解到更多关于亚洲玩家的云原生之旅。

中国,开源云原生的生力军

调研数据表明,中国正以惊人的速度拥抱云原生理念以及开源技术。

众所周知,著名的 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正在使用开源技术,并各自建立了相应的体系以服务十亿多用户。比如,近期我采访了腾讯首席架构师刘保原,了解到他们通过 OpenStack 搭建了自己的公有云——TStack,其上运行着 12000 多个虚拟机,包括 17 个群集,这些集群分布在四个区域的 7 个数据中心上。TStack 管理着包括 QQ、微信等 300 多个服务系统。同时 TStack 还使用了开源项目,譬如 CoreOS、Docker、Kubernetes、KVM、HAProxy、Keepalived、Clear Container、RabbitMQ、MariaDB、Nginx、Ansible、Jenkins、Git、ELK、Zabbix、Grafana、InfluxDB、Tempest 以及 Rally。

在 CNCF 的 18 个铂金会员中,4 个位于亚洲;8 个金牌会员有 3 个位于亚洲。CNCF 在全亚洲组织了 18 个与 CNCF 的相关活动,其中 8 个在中国举行。此外,在上个季度,活跃度排名前十的三家公司——华为、富士通和财富数据——均位于亚洲。

调查方式和受访者

受访对象涵盖了不同规模的公司,包括一些初创企业和大型企业:

  • 5000 雇员以上:22%
  • 1000-4999 个雇员:16%
  • 500-999 个雇员:14%
  • 50-99 个雇员:12%
  • 10-49 个雇员:8%

在所有受访者中,26% 为高科技产业,13% 为容器/云解决方案提供商,12% 来自金融服务行业,11% 来自消费行业,6% 来自政府,6% 来自制造业。而对北美的调查结果显示,北美有 44% 来自高科技产业,排名第二的为容器/云提供商,占比 14%,金融服务行业排名第三,占比 7%。中国正全面采用云原生技术,与西方国家相比,中国金融服务行业似乎对云原生技术更为开放。

运行的是什么云?

虽然公有云一直在美国市场占主导地位,但中国的云计算市场却更为多元化。 24%的受访者使用私有云,16%的受访者使用公有云。 同时,60%的受访者在使用本地部署。 而在北美,有超过 81%的受访者使用公有云,61%使用本地部署,44%在使用私有云。

在中国,阿里云是领导者,超过 55%的受访者表示正在使用阿里云,30%使用 AWS,28%使用 OpenStack Cloud,12%使用微软 Azure,约 6%使用 Google 云平台。

在北美,AWS 保持领先地位,70%的受访者在 AWS 环境中部署容器。 Google 云平台位居第二,占 40%,微软 Azure 以 23%位列第三。 与中国相比,来自北美的受访者中只有 22%表示在使用 OpenStack。

容器使用的增长

在所有受访者中,只有 6%使用超过 5000 个容器。 大部分受访者(约 32%)使用的容器数少于 50 个,约 30%的受访者使用 50 至 249 个容器。 36%的受访者在开发阶段使用容器,32%的受访者在生产环境中使用容器。 57%的受访者表示他们计划未来在生产环境中使用容器。大多数受访者(22%)在其机群中使用 6 至 20 台机器,17%受访者使用 21 至 50 台机器,只有 6%受访者拥有超过 5000 台机器,其中包括虚拟机和裸机。

Kubernetes 的使用情况

毫无疑问,Kubernetes 仍然是管理云容器的首选平台。35%的亚洲受访者表示正在使用 Kubernetes 管理容器。 Azure Container Service 使用率为 19%。据报道,有 16%的受访者使用 Docker Swarm。ECS 以 13%位居第四,有 11%使用 Linux 基金会项目 Cloud Foundry。6%的人表示正在使用 OpenShift,另有 6%的人表示使用的是 CoreOS Tectonic。与美国相比,这些数据显示了中国云原生态系统更加多样化。

Kubernetes 运行在哪里?

通过调查发现,在生产环境中,超过 49%的受访者使用 Kubernetes,另有 49%的受访者还在对 Kubernetes 进行评估以确定是否使用。其中一些有名的例子包括锦江国际,全球排名前五的在线旅行社(online travel agency)和酒店之一,其服务范围包括酒店预定、旅游套餐和汽车租赁。他们使用 Kubernetes 容器将软件发布时间从几小时降至几分钟,大大提升了发布速度,并利用 Kubernetes 来提高在线工作负载的可伸缩性和可用性。

中国移动使用容器取代虚拟机,以轻量级的方式在其平台上运行各种应用程序,利用 Kubernetes 提高资源利用率。

中国的国有电力供应公司国家电网使用容器和 Kubernetes 来实现故障恢复和快速恢复。

京东是中国最大的公司之一,也是首个进入全球财富 500 强名单的中国互联网公司,他们在去年的博客中记录了从 OpenStack 迁移到 Kubernetes 的过程。

不出所料,52%的受访者在阿里巴巴公有云上使用 Kubernetes,26%在 AWS 上使用。与北美市场相比,中国使用 OpenStack 的比例更高,约占 26%,而北美只有 16% 的人使用 OpenStack。大部分受访者在生产环境中使用 10 个或更少的集群,有 14%的受访者运行 1 个集群,40%运行 2 至 5 个集群,26%运行 6 至 10 个集群。使用 Kubernetes 的受访者中只有 6%在生产环境中运用 50 多个集群。

CNCF 是核心

CNCF 是云原生运动的基石,调查显示,CNCF 项目的采用在中国正迅速增长。在 Kubernetes 拔得头筹的同时,其他 CNCF 项目也正在投产过程中。20%的受访者在生产环境中使用 OpenTracing,16%使用 Prometheus,13%使用 gRPC,10%使用 CoreDNS,7%使用 Fluentd。中国市场对类似 Istio 这样的新项目也开始跃跃欲试,目前有 3%的受访者将其用于生产环境中。

在谈及新的 CNCF 项目时,我们不能忽视“无服务器架构(Serverless)”或“函数即服务(FaaS)”。最近,CNCF 无服务器工作组发布了用于定义无服务器计算的白皮书。调查发现,超过 25%的受访者已经在使用无服务器技术,另外约有 23%计划在未来 12 到 18 个月内使用。

在无服务器技术方面,中国更倾向于使用开源技术。Apache OpenWhisk 在中国比较流行,超过 30%的受访者将其作为首选平台。 AWS Lambda 位居第二,约有 24%的受访者在使用。 14%的受访者使用 Azure,9%的受访者使用 Google Cloud Functions。

未来的挑战

我们正在谈论的是一些相当年轻的技术,调查结果令人印象深刻。受访者提到了许多新旧挑战。 复杂性仍然是头号问题,超过 44%的受访者称其为最大的挑战,紧随其后的是可靠性问题(43%)、监控问题(38%),以及编排方案选择方面的困难(40%)。

相比之下,对于北美受访者来说,安全则一直是头号问题,有 43%的受访者称这是他们最大的挑战,紧随其后的为存储问题(41%)、网络问题(38%)、监控(38%)、复杂性(35%)和日志记录(32%)。

从以上数据可以清楚地看到,中国市场仍较为年轻,面临的仍然是一些基本的挑战,这些挑战在西方国家同行中已经被攻克了。文档对于任何技术的扩散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们有望看到大量 Kubernetes 文档将被翻译成中文,以帮助中国企业更好地发展。

好消息是,寻找供应商并不是这两大市场面临的最大挑战。随着认证 Kubernetes 一致性计划的发布,CNCF 为用户选择供应商注入了信心,让他们不会担心被供应商锁定。

准备好走上云原生之路了吗?

虽然没有现成的指南可以帮助您踏上云原生之旅,但仍然有一些可以遵循的最佳实践方案。大约一年前,华为云平台首席架构师熊英博士在 KubeCon+CloudNativeCon 欧洲峰会上谈到了华为公司向云原生架构的转变。熊博士提供了一些小建议——选择合适的应用开始云原生之旅,有些应用程序难以用微服务架构重新设计,那么就不要从这些应用起步。先选择容易的应用程序,随着不断的成功,信心随之而来,就可以在整个团队中不断重复此过程。他还建议通过同一个平台来管理容器和非容器应用程序。


作者简介

Swapnil Bhartiya 来自于 TFiR 组织(第四次工业革命),在 Linux 和开源化领域从事记者和作者工作已有 10 年之久。此外,Swapnil Bhartiya 还是科幻小说作家,他撰写的故事已在印度广播播出,并且发表于印度的主流期刊杂志上。

作者:

作者|Swapnil Bhartiya

译者|翟雪冰
来源:高效开发运维